道说区块链

Posted on May 31, 2024Read on Mirror.xyz

美联储什么时候降息?

去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认为我们不能轻易押宝美联储很快降息,反而要在某种程度上提防美联储加息。

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写过任何关于美联储政策猜测的文章,因为市场上一直充斥着乐观的降息言论,而这和我的观点是明显相悖的。

不过自那以后市场的情绪变化也非常有意思:从最初乐观地认为很快会降息(有说去年12月的,有说今年3月的......),到现在基本不提上半年降息的事了。

之所以市场情绪会这么不理性,我在月初的推特交流中曾经分享过自己的观点:很多市面上讨论降息的文章和观点都是非理性和情绪化的,连一些基本的逻辑都非常欠缺。

我曾经说过,美联储的政策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也就是说除非有黑天鹅飞出,否则他都会按自己制定的公开规则透明地行事,即便要玩“花样”那也是正大光明地“玩花样”,不会毫无头绪地乱唱戏。

什么叫公开、透明?

那就是他会把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公开地分享出来,至于说读者能不能从中读到“话外音”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而市面上99.99%的文章根本就读不出这其中的“话外音”,所以就只好乱猜、押宝。

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一篇高质量解读美联储(未来)意图的文章(文章链接见文后)。

这篇文章解读的是美联储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Christopher J. Waller)5月24日在冰岛的演讲《Some Thoughts on r*: Why Did It Fall and Will It Rise?》。全文公开发表在美联储的官网,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当下,美国市场普遍认为,川普只要不受官司的负面影响在年底选举中获胜的概率是很高的。若川普当选,市场认为沃勒很可能就会接棒鲍威尔担任美联储的下一任主席。

而这篇演讲就是沃勒对美国当下利率政策的思考,它能帮助我们窥探美联储未来政策的可能走向。

在介绍这篇文章的解读之前,先和大家分享两个前置的知识点:

国债收益率、价格和票面利率之间的关系。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之间治国理念的区别。

国债收益率、价格和票面利率之间的关系我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介绍。

概括地说就是国债的票面利率是固定的。但一旦国债发行上市后,其实际收益率就与票面利率关系不大了,而是和国债的交易价格密切相关。交易价格越高,实际收益率就越低;交易价格越低,实际收益率就越高。

但当政府发行新国债时,新国债的票面利率就和现有交易国债的实际收益率密切相关了。如果现有国债的实际收益率非常高,而新发行国债的票面利率设定得很低就毫无意义,因为很可能没人买或者被迫折价发行。

因此,如果期望新发行的国债票面利率低并且顺利发行,那现有国债的实际收益率就不能高。那如何调控现有国债的实际收益率使其不太高呢?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手段就是减少市面上国债的供应,驱使其交易价格上升,压低其实际收益率。

我们接下来再看民主、共和两党在治国理念上的区别:

民主党向来主张大政府,也就是它们认为一个大政府才有足够的力量保证公平、帮助弱小、维持社会平稳、健康的发展。

而共和党的理念是:政府只需要做好基本的维持秩序、监管、立法、执法等工作,其它的事情尽量交给市场。让市场充分释放活力、充分展现创造力。而政府过于强大直接的后果就是公务机关变得庞大,官僚系统变得低效,最终导致腐败的滋生和权力的滥用,使得自由市场被干扰,无法发挥自我调节的功能。

两党的理念反映到财政政策上就变成了:

民主党政府需要设立更多的机构、雇佣更多的公务员、管理更多的事物、干预更多的市场运行,而这一切都需要更多的钱。而要钱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发行更多的国债------即加大国债的供应量。它的直接后果就是逼使国债的交易价格下跌,实际收益率上升。

共和党政府则相反,它希望尽量裁撤不需要的政府机构、裁撤不需要的公务员、减少不必要的政府干预,而这一切自然而然就减少了政府的开销,使得不需要发行太多的国债------即减少国债的供应量,使得国债的交易价格上升,实际收益率下降。

当然,上面所罗列的这些情形都是非常理想状态下的经典场景。现在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已不再是那么100%的经典。不过在一些基本原则上和政策理念上,两党仍然保持着较大的区别,制定的政策也会明显不同。

我们再来看这篇文章对沃勒演讲稿的分析。

在美联储近年的公开论述中,经常提到要把“中性利率”控制在一定的水平。

什么是“中性利率”呢?

沃勒用两个指标来衡量:10年期国债的实际收益率和美国抗通胀债券。

这篇文章通过对沃勒演讲的分析得出的结论如下:

“沃勒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美国现在的中性利率持续攀升,主要原因就在国债供给的泛滥成灾。而这,其实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美联储迟迟不敢降息。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既然作为合理标准的中性利率是在上升的,现在降低政策利率,反而就变得不合理了。要想合理地降低政策利率,那就先得降低作为合理标准的中性利率。而现在的中性利率,又是被持续滥发的国债所推高的。”

“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沃勒想表达的意思是:只要是左派的民主党执政,国债就一定会滥发,中性利率就一定会上升,美联储就迟迟不敢降息。只有换作右派的共和党执政,国债才能少发,中性利率才能下降,美联储才能干净利落地持续降息。”

这个分析就读出了沃勒演讲的“话外音”。

这样说是不是就意味着美联储在今年选举前不会降息呢?

对这一点,我的理解和这篇分析文章稍有不同。

我认为不是,它只不过表达了这位未来可能的美联储主席内心对利率的真实看法和倾向采取的措施:

要想干净利落地降息,除了其它的政策措施,恐怕减少国债的供给也是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操作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认真观察美国政府会不会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广大网友科普学习和交流,请理性看待,树立正确的理念,提高风险意识,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推特

Recommended Reading